Yummiii

Feed Rss

新房一个月

2016.09.15 23:35, 没有评论, Yummiii, by .

到今天为止,梅梅搬来Amberg正好一个月了。加上之前的两周,我在这边一个半月了。

工作进展正常,家具还没买齐。新家具味儿大,各种没办法。今天用 Klarlack 把新床的龙骨喷了一遍,以图少一些挥发,结果 Lack 味儿大到不行。

梅梅的早孕反应过去了,现在稍稍有些精神可以干各种事情了。我正好相反,下班一点精神也没有了,就想瘫着。

前两天看见一个服务器 CPU 卖得很便宜,萌生了想攒个服务器的念头。今天算了一下,好像要七八百什么的。于是把破笔记本又点亮了。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吧。

所以 blog 现在又能同步了,写一篇日志以资鼓励。

上三周很难过。前两周因为自己呆在多蒙,第三周因为搬完家来到靠山屯,白天老公要上班,我突然有自己无所事事很多余很累赘很无能的感觉。这周好了一点,可能因为装上了网,也可能是因为今天午觉睡得不错。

八月第四周
——————————————————-

最近很惨,莉莉肛周囊肿手术很惨烈,好像要住院一个月。狗姐三氯甲烷中毒,头晕,心悸,手抖,麻,心脏和肝功都受了影响。

最惨的是我。

事情的起源是我爹胃出血住院急诊,我妈陪护了两天。第三天做了胃镜,检查“只”是胃溃疡,我爹于是把我妈撵回家。今天早上我爸逼我妈买了粥和鸡蛋,医生不让吃就吃了。我妈跟他讲道理讲不听,在病房所有人面前噼里啪啦把我妈一顿骂,然后不让她陪护,又撵他回家。后来我爹从小的同学也来看我爹,我妈跟那个同学一起回家,路上那个同学也跟我妈说,觉得我爹自从车祸以后,像变了一个人。我妈说,我姥姥,老姨还有很多人都跟我妈说过,我爹好像变了一个人。所谓的车祸就是我爹从哈拉哈开车回家的路上,眼见得前面有车就撞了上去,撞得车前面都凹陷下去,我妈那边副驾驶的门都打不开了。从那以后我爸情绪开始不稳定,总跟我妈发脾气。那之后我爸瞒着我妈把工作辞了,然后在他们工厂附近借了个农村没人住的破房子在装修,不跟我妈说要干嘛,跟他同学也就只说就是玩玩。装修房子没有钱,就管我妈要,也不给我妈解释要干嘛,然后不给钱还发脾气。情绪不稳定,比如在人前说话总是趾高气昂的,一副我什么都懂的样子,在医院就大声嚷嚷,就他最行,谁的话也不听,“就听姑娘的,我姑娘最好,我让我姑娘给我充话费是应该的。。。”。我妈说他住院这几天那几个病房没有不知道他的。我妈说我公公婆婆应该也是看出来有些不对劲,但只是没说。我妈还说,我爹住院之前,在家总是无缘无故跟我妈发脾气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妈就像疯了一样跟我爸喊了一大顿,诸如:你出车祸你怎么能怪我啊,你天天在外面不赚钱还往外搭钱,你想咋的啊。。。之类的,喊得邻居肯定都听见了,喊得失去理智。我爹就不说话了,接下来那几天还讨好我妈。(但是这次住院,我爹又在医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得xxxx。)我妈还说,我爹之所以出车祸,就是开车还要攥着手机,生怕别人看他手机似的。说他现在每天聊天聊到很晚,也不知道跟谁聊。

为什么一个孕妇要面对家里这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啊。这也不是第一次家庭危机了。跟一些同学比过惨,比小时候谁比较惨。我总是因为说不出什么具体事例而败北,最后被认定是一个从小幸福的孩子。

一切悲剧的起源就是跟我奶家的人扯上了关系。我恨浮夸虚荣不学无术,一生黑。

很多事情其实都有源头。比如为什么我喜欢心理学,为什么我对我爹总是没有耐心总说他笨,为什么我的老师全都没有见过我爹,为什么我不想办婚礼。可能不是全部的理由。有些决定就是这么未经思考,事后才恍然大悟。

就像听说婆婆当时得了癌症,就像谁谁谁跟我说过的自己不靠谱的父亲或者母亲,这种切肤之痛除了我自己也没人能承担了。我感觉就像陷在了一篇知乎的故事里,看完了只能一声叹息的那种故事。

怀孕日记3

2016.08.12 12:34, 没有评论, meimei, by .

问如何唤起巨塔和梅梅的行动力,就是要让他们两个异地,然后用“如何才能结束异地”这个问题钓着他俩。

神奇的用两周就准备差不多了搬家,巨塔在靠山屯跑细了双腿,梅梅在多蒙累到想吐(不然也是想吐)。

除了必须做的事情,其余一件事情也没做,也是干得漂亮。

进入了怀孕第11周,一说是第12周,谁知道呢,反正就是头晕恶心想吐不想做饭不想看书不想给大傻收拾屎,有点耳鸣,总想歇着,连电视也不想看了。要是一整天一整天呆着无聊肯定还是会想看电视的,但是这样每天出去跑各种事儿,就只想安静的在床上躺了。

上次搬家的时候是巨塔胆结石胃疼,还要装修整个家,这次搬家是巨塔还要同时工作,还要照顾我这个身体和情感双重脆弱的孕妇。觉得当个男的可真不容易,尤其是当个有头脑能独立解决问题的壮汉,尤其还是贴心会疼人的壮汉,地狱模式的人生。

大傻有时候会撒娇求摸摸,大多数时间在睡觉,跟我一样。但是大傻能跟我撒娇,我没法跟它撒娇,只能跟巨塔装可怜。

周二的时候去产检,看到了王二傻怦怦怦的心跳,用这个怦好像它很激动一样,但其实它都还没有自我意识,现在只是个小动物的雏形。B超照出来的效果好像一个大泡泡是头,一个椭圆形的小泡泡是身子,然后好像还有俩小小泡是脚,但更有可能两个脚是我自己随便的interpretation。

本来很不喜欢月经期间很累的感觉,好啦,现在没有月经了,但是每天都很累!

这几天累的有时候会想,啊啊啊,自作自受,自己跑出国来浪,困难的时候都没有家里人帮忙,得瑟吧得瑟吧。我妈还说,王晶儿搬去大连,家里给找好房子,直接开车过去,家具弄好,不费什么劲。是啊是啊。谁让我俩喜欢浪啊。

刚说完,大傻就跑过来,变成这个画风了:

怀孕日记二

2016.08.03 15:30, 没有评论, meimei, by .

二二二二二

巨塔搬去靠山屯了,我自己在家的前两天舒服得觉得是不是王小胖离我们而去了。但是接下来今天就难受得没有一秒可以打开电脑干点正事。

昨天买了一瓶果汁,真是错误的决定。晚上大概起了五次夜,今天白天又上了十几次厕所。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木有精神上的不爽,我就默默的难受,好像与生俱来的难受一样。我真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

昨天觉得这种感觉有点神奇,我可真厉害,肚子里长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会天衣无缝的各种像全世界我最喜欢的俩人,真是完美啊。这个任务交给我来完成而不是巨塔大概就是个随机事件吧。性格上来讲巨塔应该没有我更适合来做这件事,他没我腻害,那种钝钝的腻害。

巨塔去靠山屯的前两天大傻根本不鸟我,傻睡了两天。昨天各种黏我找我玩。

巨塔在靠山屯依靠11路去了不少地方,感觉吃了不少苦头。

依然没有跟王小胖建立起什么具体的情感联系。不过我猜王小胖应该是个有意思的小朋友,会挑单眉。

怀孕日记

2016.07.22 21:38, 没有评论, meimei, by .

王同学比梅梅小朋友有心,他早早的就想到了怀孕日记这件事。现在也主要是他在记,我只要能保证每天醒着的时候开开心心的做喜欢的事情就行了。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很累,没有多余的精力应付还需要附加一些努力的事情。

从国内回来两天都没有缓过来胃难受还有累。于是我俩说去买个验孕棒。晚上睡觉的时候巨塔问我,怎么样怎么样,我跟他说只有早上才能测。之后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宿梦,反反复复的梦见我测出来怀孕,然后醒来知道是梦又重新睡过去。等到真的早上了我就去测,果然是两条线,好像跟梦到的也没什么区别。一般来说我早上起床的时候总是有个塔塔睡得根本都不省人事,但是这个塔塔这时候在屋里喊了起来,怎么样啊怎么样啊?我就把试纸的盖子盖上,递给他看。然后他就嘚嘚嘚了一早上,诶呀诶呀怎么办,你要吃啥,从国内运书过来,搬家怎么办,嘚嘚嘚嘚嘚嘚。我本来想短暂的回个笼也没回成。跟我一起起了床的塔塔立刻很勤劳的给妇科医生打了电话约了Termin,约到了下周二。而当天是7月7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去了学校我就跟老师说了,我可能是怀孕了。我们老师说,你是不是为了不让我觉得内疚,然后。。。她就没说下去,我立刻接,没有啊没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我们老师是神马心情,她总是很真心的祝福我神马的,每次说到这个话题她都觉得这是个幸福的过程,但是她又各种暗示明示让我千万不要变成家庭主妇,也不要安于做简单的工作,要有野心,神马的。

之后去妇科,看了B超,我一直把子宫当成了胚胎。。。然后被纠正了以后我真的是。。。一点也看不懂了。医生说是就是吧。。。

胃里一直像塞了个毛球,不舒服,倒没想吐。月初的时候上班还很正常,但是回家就瘫在沙发上。后来连上班都很累,于是一累就放懒请假了。今天很贱的用累这个理由旷了班,陪着塔塔去市中心问驾校的事。

前天早上吧,胃很难受,难受得躺不下,就坐起来,觉得很想吐,就跑去厕所吐。吐出来的东西不知道是透明的还是白色的泡泡之类的,反正没什么具体的东西,吐了好几股。吐完了之后去冰箱拿早餐,开冰箱是昨天剩的凉拌黄瓜,味道很大,就又去吐。

怀孕一点也没改变我自我中心的感觉,肚子里的东西现在对我来说还不算是一个需要被照顾感受的对象。我只是有点担心如果有什么疏忽,可能会是自己一辈子的遗憾。这都是理智但并没有感情呢还。希望我不是一个冷漠的妈妈。

有一天王塔塔抱着我说,如果以后小孩感觉到我喜欢他没有喜欢你多怎么办啊,我心花放啊放啊放放放,我就说,希望他以后能找到一个也这么喜欢他的人啊。

本来想晚点,等到搬完家再跟家里说的,但是没忍住,今天就说了。家里当然是很高兴。希望姥姥能因此认真的治腿,然后来看我。

反正怀孕了,老公很高兴,也不需要跟老板兜圈子神马的,家里也高兴,这就很完美了。

大学植物邱老师突然离世。

一早从静儿那得到消息。大学群里的人陆续表示悲痛遗憾一类的情绪。

他确实是一个独树一帜令人印象深刻的老师,做研究很认真。现在想来他对待教学也是挺有想法,而且有贯彻自己想法的霸气。作为一个当时的本科生我并没跟他产生很多的交集。单纯作为一个人,我觉得他的话我都接不住。其实周老师的话我也接不住,唯一能想到的大概可以接一下话的人可能只有宋老师。(跑题了)

想说的是在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感受到可以让我察觉的悲伤,只是觉得造化弄人之类的。群里当时发言主要是简短的比如「悲痛」,比如「我还记得邱老师带过我们xxxxxxx」之类的。等到晚上,看到几篇写得不错的悼念小文,并且渐渐地把他去世这件事从感情上理解了,这样一个算是优秀的老师确确实实的影响了很多学生,我也是其中一员。于是开始能感觉到一点点伤感的感觉。这一点点伤感的感觉让我觉得我终于不再冷漠无情没心没肺,哦我终于正常了。这也是问题所在,这究竟是我的伤感还是学来的伤感。(叫我李松蔚)

以往说学来的都会觉得是有样学样,但是这一次我是看别人的情感联系,然后仿佛自己也跟他们所说的人也有类似的情感联系。这跟看小说可能也类似。后来又想到了几个社会性的实验,觉得把别人的,「应该的」情绪内化,实在是潜移默化可以让人不知不觉的过程。

说起上初中的时候来,巨塔总是有说不尽的抱怨,主旨就是当时他的同学都还没有发展出独立人格,但是他已经能意识到某些事情的原则和道理。比如他初中语文老师上课花大量时间训学生,他就是唯一一个站出来说老师你应该好好讲课而不是训学生的那个人。如果我当时也在的话我肯定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甚至在老师训学生的时候我还会想,她可真是一个不容易的老师,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听话一点呢(前提是我一直从来都很听话)。不过真实的结局是,巨塔这个不把别人情绪内化的人变成了悲剧,让他整整三年被非要改变他的老师压迫到心理阴影面积无限大。

就写到这里了,不想总结。

明天出发去维也纳,倒也没什么好准备的。

阳台的花开得正好。我想着应该给照个相什么的。

怕回来的时候,花就谢了。

一切相逢都是路过。人生如过江之鲫。能在花开的时候遇见就够了。

另外这个花实在是典型的雌雄同花。。。

blog修好了立即变成话痨,钦此。

自从买了树莓派起,门口一直放着一个服务器。后来pi坏了,换成了旧的笔记本。

后来把大学时候的dell的屏幕拆下来,买了一个control board,钉在了门口的柜子上。

现在门口的笔记本连着两个usb外置硬盘,音箱和话筒以及摄像头,然后控制着外面的显示器。

逐步的,服务器已经有了很多功能。总结一下:

  • 挂载两块硬盘,可以局域网访问
  • git库,放了各种项目以及minecraft的存档
  • blog同步,以及静态化,每十分钟检查一次feed
  • 家里ip定期登记到固定ip,以此实现在外面远程访问家庭服务器
  • 显示
    • 天气查询:用的是world weather online的api,查询三天的预报和即时的天气
    • 日历显示:把未来一周的google calendar日程显示出来
    • 各个服务的状态监视,以及各种update的最后时间
    • 显示log文档的最后动态
    • 自定义告示板
    • 临时:监视网站信息,以红字显示大型醒目alert
    • 屏幕待机省电
      • 依据时间,家里有没有人,和声音监控控制屏幕开关
      • 手机端,回家和离家时在服务器上登录
      • 夜间关闭期间解锁手机点亮服务器五分钟
      • 白天安静时关闭屏幕
  • 热敏打印机
    • 网页控制打印
    • 手机端,send文字内容到应用,可以直接打印

待上线功能:

  • 单词表,基本上测试一下就可以上线了
  • 声音识别
    • 识别出声音片段
    • 判断声音类型
    • 如果识别为语音,尝试用google api进行语音识别
    • 精确控制屏幕
  • 打印
    • 手机端接收到图片时,处理后传回服务器,打印
  • 控制键
    • 播放音乐时切歌,控制音量
    • 实现其他各种需要互动的功能
  • 摄像头
    • 监控
    • 运动识别
    • 警报
  • 账本
    • 监控dropbox,自动读取excel文件到数据库
    • 扫描小票自动生成数据
    • 其他客户端添加数据
    • 导出同步到excel文件,并上传到dropbox
也许以后搬别的地方换个专门用的服务器设备,多放几个硬盘什么的。

新电脑的虚拟机都比笔记本快!

自从有了新电脑,发生了好多事情。也因为有了新电脑,这些事情都懒得记录到blog里。

服务器重新做了系统,把旧笔记本屏幕点亮了挂起来做了走廊的显示器,写了显示的程序。

逐步的恢复过去服务器的功能,并且尽可能的强化一下。

有人生娃,有人毕业而且至今没拿到毕业证。

今天把blog的程序重新上线,并且修改了墙内版,现在maintain了两套静态blog,一套图片在本地,一套图片各处托管。

总之呢,cron了一下,十分钟查看一下有没有新blog,然后自己编译同步到各个镜像什么的。

这篇就作为测试。既然是测试呢,必然要放个图片。

好久没用过书名号了。
上周末加这周末看完了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现在五脊六兽所以写日志。

当时大学毕业之前我忙这忙那的时候寝室里的人都看都推荐,于是我就考到那个30G联想的移动硬盘里准备到了德国什么时候看。一等就等到了现在,结果还不是看的硬盘里的,是直接在youtube上看的。
跟兄说,跟胡说,我在看,她们都记不大清了。跟静儿说,静儿说,是佟大为,江一燕,张歆艺演的那个24集的电视剧么?这也记得太清楚了。她说看吧看吧快看完然后咱俩交流交流。她当时看得各种大哭,我肯定看了也是。我说我这次回国以后就不爱哭了。

看完以后某塔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说要是早几年看就好了,大学时候或者更早。

反正我就是觉得如果当时看的话我肯定会觉得李然和周蒙没有在一起好可惜啊好可惜,杜晓彬太会作了好可恶啊好可恶。现在看了就觉得,李然反正就是应该和杜晓彬在一起,有一样的兴趣和性格,能浪到一起去。而李然喜欢周蒙就像一个小女孩喜欢一个娃娃,想给她穿美美的衣服梳好看的头发,给她编完美的故事找爱她的王子。不过再多的也说不出来啥,因为每个人的性格都很单薄,情绪和好恶都转变很快。

某塔说:为什么佟大为演点啥都有那么多女的喜欢他啊,他也没那个条件啊(23333333)

我觉得这个电视剧的名字起得挺好,很浪。